正文 第67章 怒火中烧只想报仇

几人坐在拥挤的马车上,马车来回摇摆着,时而向左,时而向右。但是一路上几人并没有言语,一路颠簸终于回到了辣椒城。

路上围满了人,而孙大柱的死,远房的亲戚却并没有过来,上次过来也是因为看孙婉玲比赛,本以为家门有个有出息的,谁知比赛结束之后就死了,也准备敲诈一笔陵儿等人,谁知最后孙婉玲又活过来了。

陵儿看着外面围满了人,叫长生一同把孙大柱抬出了马车,放回到院子里面之后,陵儿看到孙婉玲拿出羞涩的钱袋,准备给车夫钱财,陵儿走上前掏出了自己几锭银两,抢先给了车夫。

“这些够了吗?”陵儿看着车夫问道。

“够了够了…”车夫知道这些钱财,再拉十次也够了,高兴的说道。

孙婉玲想要阻止,但是看着自己的钱袋,最终没有阻止。

“谢谢你”孙婉玲说完话羞红着脸离开了,向自己的大伯走去。

“李叔,你能找人帮我大伯做一副棺材吗?这些钱先给你。”孙婉玲说着,把自己钱袋里的几十个碎银递给了李郎中。

“钱你拿着,我与你大伯都亲如兄弟,我自己帮他订了,钱留着你自己用吧。”李郎中推开了孙婉玲递过来的碎银说道。

孙婉玲又推过去,坚持要李郎中收下,李郎中又推开了几次,两人僵持不下,孙婉玲清秀的脸蛋变得更加红润了。

李郎中知道孙婉玲的倔脾气,只好收下了银两。

“刚才,那个年轻人帮你付马车的钱,你就不推脱,现在就不让我付钱,不行,等这事情忙完后我就要赶紧把这亲事定下来,防止夜长梦多。”李郎中看到陵儿在忙碌着清理房内、房外的东西,暗暗的说道。

孙婉玲也忙着把一些白布灵,截成一块一块的,虽然后又准备出去预定法事,陵儿看到后忙着跟了过来。

“我能帮你做什么,”陵儿说出来自己都不敢相信,自己本来说话口齿伶俐的,可是这么一说却变得羞涩起来。

“不用了,你帮我在这里整理一下家里的东西吧。”孙婉玲焦急的说道。

“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,这里有长生的,我担心外面人多,凶手万一又回来,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。”陵儿也快的说着,但是这次却没有羞红着脸,而变得自然了许多。

孙婉玲听着有些道理的就默认了,两人一同出了院落,李荣华看到两人对话,扔掉了自己手中的布灵,想跟上去,但走了两步最后还是回来了。

孙婉娇奶声奶气的哭声也变的小了,躺在张夫人的怀中睡着了。

长生忙到太阳落山,终于把需要的东西整理好了,什么布灵,鞋子、帽子,腰带,外面也没什么人看了,长生站在门口并没有现两人回来。

“不会有什么事吧。”长生担心的说着。

没多久陵儿同孙婉玲两人风尘仆仆的回来了。

“怎么那么长时间,”长生好奇的问道。

“哦,那个法师,不在道院,我们就等了一段时间,他才回来,你都准备好了吧。”陵儿把刚才出去等法师的是说了一下。

“都准备好了,孙姑娘你看一下,还有什么需要的吗?”长生指着这些准备好的东西,问道孙婉玲。

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做,这些都是以前我看到大伯同我父亲准备的东西,应该可以了。要不我问一下李叔叔吧,他人回去了吗?”

“回去了,你们离开没多久他们就走了。”长生回答道

“你还是明天问吧,现在天都黑了,你也累了一天了,休息一下吧”陵儿看着满头是汗的孙婉玲说道。

“今天谢谢你们了,”孙孙婉玲说着看向了孙大柱。

“没事,我们也不想你大伯生这种事,你一个女孩子家,能做到这样已经很棒了”长生笑眯眯的说着。

陵儿看了一眼长生,这是长生才意识到自己又错了,忙着去烧水了。

大厅里面只剩下陵儿、孙婉玲,还有孙大柱。

“你大伯怎么会去那个地方,那里也不是他的巡逻范围。”陵儿疑惑的说道

说完孙婉玲梨花般的泪珠,又滚落下来。

“自从你把我救醒以后,你们离开了,我大伯感觉自己亏欠你们,当时不应该那样对你们,刚好你又遗落一把剑,我大伯就说要追上你们,把剑还给你们,并向你们道歉,谁知道他一夜未归,第二天才知道他就……”孙婉玲说着泪水如清泉从眼眶中哗哗的落下。

陵儿听到后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。

陵儿沉默了一会

“所以今天你就让我们坐你的马车,你也并没有怀疑我们。”

“我想你们应该不是坏人,再说你们去的时间我听官差说也是在后来的,所以就没有怀疑你们。”孙婉玲看着俊俏的脸庞说道,但是又扭头看向自己的大伯。

“你救过我,你能救活我大伯吗?”孙婉玲又转头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陵儿说道。

“这个,时间太长了,是不可以的,再说我当时救你也是巧合,我本来不会救人的,当时看你还有一些气息,我就试了一下,谁知道你就”陵儿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孙婉玲叹息了一声“我知道,是我太过天真了,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今天帮我这么多忙,我欠你的钱一定会还给你。”孙婉玲坚定的说着

陵儿对这些辣椒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,自己也带了足够的银两,刚想说不用了,但是看到孙婉玲坚定的心,自己也就没说什么了,因为他知道,自己说不要,孙婉玲将会对自己排斥,因为她不想要别人的同情可怜。

“我有一事不明白,不知道能不能问一下。”陵儿看到孙婉玲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排斥心里就问了一下。

“你问吧”

“当时你大伯出去之后,你们家里有没有什么可异之人”

“没有什么可疑之人,就是一些乡亲而已。”

“他是晚上出的,还是天还没黑。”

“哦,他是你们走了之后,没多久,他就带着剑找你们去了。”

“难道是刘昌他们吗?”陵儿小声的说着。

“不会是他们的,大伯同我说,刘昌已经死了,他们的山寨也变得四分五裂,怎么会有时间抓我大伯,再说那里也不是他们的地盘”孙婉玲肯定的样子说道。

“那会是谁?这种刀锋利至极,此人也是武功之高,难不成是他们?”陵儿猜测着说道

“是谁?”孙婉玲听到陵儿小声的说着,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“东鹏瀛洲的人,我也是猜测,这把剑,本是当年我父亲从他们那里得来的,听我父亲说此剑是他们的至宝。”

孙婉玲听着陵儿这样说,自己完全不知道一些人气江湖上的事情。

“你能帮我大伯报仇吗?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,我一个女孩子又不懂你们男人的事情,我只想报仇。”说着孙婉玲眼睛煞红的说道。

陵儿看到后原本和蔼的女孩子,突然变成这样,自己也是震惊,慌忙散开神识包裹着孙婉玲。

孙婉玲感到一股暖流,仿佛自己身在云端,自己心中的怒火慢慢的消停了。

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的,我要找回来那把剑,但是你要好好的活着,这样才能对得起你死去的大伯。”陵儿看到孙婉玲心中的怒火消停了,自己收回神识,开口说道。

两人又说了一会,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。…

(本章完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