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550章 你知我知闵智孝知道

柳成烈震惊的点了点头:“看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。”

“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上级。”苍浩直接做出决定:“你知,我知,闵智孝知道,除此之外不能再让别人知道。”

柳成烈试探着问:“你决定隐瞒下来?”

“必须隐瞒下来,否则我们就中计了……”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就让谭耀明和孟阳龙按照原计划行事!”

“好!”柳成烈点了点头,随后看了一眼闵智孝:“没问题吧?”

闵智孝急忙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三个人经过一路跋涉之后,终于抵达汉城,此时汉城已经处于全面戒备状态,到处都是军人和军用车辆。

苍浩在闵智孝的指点之下,把车子开到国家情报院总部附近,然后带着闵智孝下了车,把车子交给了柳成烈。

闵智孝坚持要求回国家情报院述职,苍浩决定陪着一起去,但柳成烈不方便也去。

于是,苍浩和闵智孝跟柳成烈告辞,柳成烈开车去找驻南高丽大使,至于苍浩先前缴获的武器藏到了车子的后备箱里。

在回去述职之前,闵智孝做了一件事,找了一家网吧,把u盘里的内容大部分上传到了云盘,只在u盘里面保存了一小部分。

这是苍浩先前出的主意,闵智孝照做了,然后才回了国家情报院。

在进入国家情报院之前,闵智孝很认真的问:“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吗?”

“这一路上我们一直在一起,这个时候分开不太合适吧?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我这一次来南高丽,本来就是跟你一起参加开城工业园的剪彩仪式,你的上级也知道。如果我这个时候消失了,把你一个人甩下,你的上级还不得笑话我?”

闵智孝长叹了一口气:“可我回去是有危险的。”

“有危险你还回来?”

“当然。”闵智孝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又没有做什么错事,为什么不敢回来,正相反做错事的是金基东,我要揭穿金基东的真实嘴脸。”

“你回去直接见金基东?”

“我很想见鲜于彬,但我找不到……”闵智孝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!”

“美女,我很欣赏你的气节!”苍浩很轻松的一笑:“不管有什么事让我们共同应对吧!”

闵智孝非常感动的点了点头:“谢谢。”

国家情报院的安保措施非常严格,但从表面看不出来任何异样,闵智孝带着苍浩通过几层安检之后,直接去了金基东的办公室。

无论如何,金基东毕竟是闵智孝的上级,闵智孝回来述职就必须找到金基东。

金基东的办公室是套间,非常宽大,外面是会客室,里面才是基金东办公的地方。

在会客室的上方悬挂着一幅书法,内容是《孟子》中的一句话: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”。

必须一提的是,这是汉字书法,字体用的还是正楷,下角落有名章。

这一幅字充满了浓厚的华夏风,只看到这一幅字的话,一定会以为这是华夏人的办公室,哪里想到其实是在南高丽。

不得不承认,南高丽人对传统文化保持的非常好,在某些方面比华夏人其实更像华夏。

也就是苍浩和闵智孝才刚进来,金基东从办公室里面出来了,快步走了过来。

金基东其人是一个矮胖子,脸上挂着全是肥肉,可能是这几个小时过得非常不舒服,这会儿神色交集。他发现苍浩在场,立即用非常标准的中文问候了一句:“你好,苍先生……”随后他才问闵智孝:“你到底去哪里了?”

闵智孝叹了一口气:“我这一路上一直到处奔波……”

“朴正金在哪里?”金基东非常不满的质问:“我把人派过去,却遭到了袭击,死了好几个……这该不会是闵智孝你干的吧?”

“当然不是了。”闵智孝急忙摇了摇头:“我怎么可能袭击自己人。”

“那么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金基东一字一顿的问:“朴正金人在哪里?”

“我们在医院保护着朴正金,等待你的人过来接走,然后突然有人闯入袭击。我们力战不敌,只有暂时撤走,然后赶回来寻求增援……”闵智孝这个时候把先前跟苍浩商量好的谎言说了出来:“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,朴正金现在应该在袭击者的手里,杀死我们同事的人应该也是那些袭击者。”

金基东将信将疑:“真的吗?”

苍浩点了点头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“袭击者是什么人?”金基东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,说道:“有你这一代兵王在场,这些袭击者竟然仍然可以得手?”

“正因为有我在场,才保护闵智孝安全离开……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但更多的事情我就做不到了!”

金基东再次质问道:“你能不能从这些人的装备和身手,判断出真实来历?”

“不能!”苍浩又摇了摇头:“我对朴正金的死活并不关心,我只关心自己的死活,既然绑架者人数非常多,我只有先自保了!”

金基东又问闵智孝:“你确定我派去的人是被这些袭击者所杀?”

“不能确定。”闵智孝摇了摇头:“遭遇袭击之后,我们无法对抗就只能撤退,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不知道,既然你说派过去的人全都被杀了,我只能推测是袭击者所为。”

苍浩问了金基东一句:“你派去的人被杀之后,有没有派去增援力量,现场发现了什么?”

“我当然派了增援……”金基东长呼了一口气:“但在现场什么都没发现,只发现了好几具尸体,不知道朴正金在哪里。”

闵智孝不住地摇头:“那我就没办法了,我真的很想把朴正金带回来,这是解决当前局势最重要的钥匙。”

金基东呵呵一笑:“闵智孝你说的话当中有一个非常吗明显的谎言。”

闵智孝一愣:“谎言?”

“按照你的说法,遇到袭击之后,就直接赶回来寻求增援了。从你给我打电话的位置,到汉城国家情报院,行车至多也就是两个小时,然而你却用了两倍以上的时间……”顿了一下,金基东又道:“还有,你在遇到袭击之后,正常反应是立即向我汇报,马上让我派增援力量过去,然而过去几个小时你完全消失了。”

苍浩不知道从边境那处医院,开车到国家情报院这里,正常行驶要多长时间。但很显然的是,苍浩和闵智孝中间确实耽误太多时间,先是守在高速公路上等待二号潜水艇来接应,然后又折回边境去跟张甲雪见面,在这个过程中闵智孝一直都没跟金基东联系,这个时候确实没办法自圆其说。

苍浩告诉金基东:“那些袭击者追踪我们,我们必须不停地绕路以图甩开,中间又爆发了好几次战斗,所以才耽误了这么长时间。”

金基东对苍浩说了一句:“抱歉,苍先生,我这会儿没问你……”随后金基东又问闵智孝:“还有一个问题是你怎么回来的?用什么交通工具?”

闵智孝想都不想就来了一句:“我们劫持了一辆计程车。”

这一个回答算是彻底露馅了,金基东哈哈大笑起来:“闵智孝,加入国家情报院之后,有一门课程是训练怎么说谎,很显然你这一门课程学的不怎么样,所以这会儿说话漏洞百出。”顿了一下,金基东缓缓说道:“就在刚才,有人看到你和苍浩从一辆车上下来,而这辆车竟然是北高丽牌照,而且还是外交牌照。也就是说,是北高丽方面的外交人员把你们送回来的,我已经派人跟踪那辆车了,发现去了华夏驻我国大使馆,这样看起来这辆外交车应该属于华夏驻北高丽大使馆的。”

苍浩听到这话,微微有些错愕,自己确实忽略了这件事。

柳成烈的车悬挂着北高丽的牌照,而且还是外交牌照,非常引人注意。

苍浩非常幸运,因为当下南高丽处于备战状态,路上少有行人和车辆,所以没有人注意到柳成烈的车,结果苍浩也就忘记了牌照问题。

但北高丽牌照毕竟太显眼了,很显然的是,在国家情报院附近被人注意到了,进一步还发现苍浩和闵智孝在车上。

苍浩告诉金基东道:“没错,那辆车确实来自北高丽,属于华夏驻北高丽大使所有,我们在路上遇到,他载了我们一程。之所以没告诉你,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,毕竟华夏外交人员如果参与到这件事,被人知道了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猜想。”

“据我所知,这位大使叫柳成烈,也出席了开城工业园的剪彩仪式……”金基东这一次是在质问苍浩:“那么你们是在哪里遇到柳成烈的?”

苍浩反问:“你这么多问题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们去了开城工业园,柳成烈也去了开城工业园,在袭击事件发生之后,一起从开城工业园逃出来,来到汉城寻求各自的庇护,这是情理之中的。如果你们是先后逃出来的,然后偶然在路上遇到了,这个可能性实在太低。所以,我怀疑你们从一开始就在一起……”又是冷冷一笑,金基东缓缓说道:“也就是说,柳成烈全程参与了整件事情,见到了朴正金本人。”
Back to Top